一張通行證足以讓調度員陷入無“兵”可調的困境。
只因無證,新邦物流不得不租用搬家公司的車應急。

一張通行證成了物流企業興衰成敗命運的“判決書”
物流企業的頭等大事——通行證
  【行路難,行路難,北京最難進四環,當旺盛的城市物流運輸需求遭遇一張小小的通行證,大車在外頭,需求在裡頭,四環成了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辦證難引發行路難,一張通行證,此刻便被賦予多層意義,是一紙憑證?是一套規範?還是一個邁不過的門檻?】
  今天起,我們來關註關於辦證的話題。證件是一個事關民生的問題,涉及百姓生活、社會運行、公共秩序的方方面面,像身份證、駕駛證、結婚證、準生證等等,都是如此。可以說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比如說,北京作為一個超大型城市,物流公司的配送對城市運行至關重要。從生活用品到生產資料,物流運輸的範圍幾乎無所不包。但是,對於北京來說,那些物流車輛並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它們也需要辦理相關的證件。但眼下,北京的一些物流公司,日子過得有些糾結。一面是客戶催著要貨,一面是司機拒不出車。這又是為什麼呢?來看看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在一家搬家公司遭遇的情況。
  眼觀六路躲交警,緣起一張通行證
  傍晚六點半,北京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的調度白俊齊,正在忙活著統計今天接到的業務,準備一會兒給司機師傅們分發第二天的任務,可這派出去的第一單活就不順利。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張成良:這活兒沒法乾,我不去。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調度白俊齊:那客戶用也得去啊。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張成良:你讓有通行證的去。我沒有通行證,我去了,怎麼弄?警察一截,分夠了,十二分降我級,我還得學習,我不幹了,這個活兒沒法接。
  這一單活是從北京水錐子北里到魏公村,都是在北京市內運送。根據北京市交管部門規定,貨運車輛如果沒有北京通行證,在白天不能進入四環以內,只能在晚間行駛。張成良的車沒有北京市內通行證,一年一共12分,這才剛到4月就已經被扣了9分了,這趟活說什麼他都不肯跑。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張成良:反正你這個活給我,明天我就不幹了,我也不出車了,我沒法去。
  而對於白俊齊來說,每天往下分發任務是一個讓他特別頭疼的事。他負責調度的東區分公司一共有12輛車,但只有6個通行證。分發的活大部分都是在北京市區四環內運送,很多沒有通行證的司機都不願意去。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調度白俊齊:每天幾乎都是剛纔那種情況,我的主要是,分一(扣)夠了,到六分了,開始就跟我吵了,每天都是這樣,也挺難弄,業務接了,活派不出去。
  今天接的從水錐子到魏公村的這單活兒一直沒派出去,晚上七點多,白俊齊叫來了隊里扣分最少的司機史金山,想把這單活派給他。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史金山:這都有三分了,再逮到就六分,到時候還降級呢。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調度白俊齊:你看看,明天那個基本都城裡的,你看一下,要不然你找一下,都是城裡的。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史金山:要不然換一下。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調度白俊齊:你這個還分少一點呢,別人還有六分,最多還有九分的呢。辛苦一下就這麼辦吧,明天就去吧
  史金山的車也沒有通行證,明天這趟活屬於違章上路,儘管百般不情願,史金山還是勉強接下了這單活。
  早上八點半,史金山的車已經裝載好了要運送的東西,但是一直遲遲不肯出發,這讓客戶很著急。
  客戶:時間都到了。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史金山:稍等一下吧,咱們規定的是九點,七點到九點貨車禁行,屬於上下班高峰期,我這一塊走的話,路上警察逮住了,還得罰100塊錢,還得扣三分呢。
  客戶:太不方便了也。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史金山:本來車上配備的證件就不齊全,不夠,現在如果走這個時間,警察逮住,查住了更麻煩了。
  九點鐘,史金山準時出發。剛一上路,史金山就開始一邊開車,一邊東張西望,留意路況。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史金山:註意到處看警察,別讓人家查著,查著了就麻煩了,還得扣分、罰款。處處得小心,眼睛得看遠點,看見紅綠燈有警察,趕緊繞著走。
  車子快要行駛到東三環燕莎橋的時候,史金山遠遠看見橋下有一輛警車,這讓他覺得很緊張。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史金山:咱們要是在直行線,在右轉彎線上,如果看見警察下車,就趕緊右拐,不能等他過來,現在咱們只能在直行線上,你不能違反交通法,所以他過來就得逮住。
  因為沒有通行證,大多數時候史金山都只能違章上路。平時開車他都是眼觀六路,謹小慎微。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史金山:我們的車輛沒有證件,沒有通行車每天開著車都是提心吊膽的,一直到了客戶家裡邊開始卸車了,這會兒我們心才掉到肚子裡邊了。
  史金山告訴記者,平時為了躲避交警的檢查,他們經常更改路線,繞道行駛,並且牢記每一個交警容易出現的路段。
  史金山說平時這一路交警挺多,今天還算幸運,可能是過了限行時段,一路上沒有遇見交警查車,到了目的地,史金山終於鬆了一口氣。
  四通搬家東區分公司貨車司機史金山: 這一趟安全到達,卸車了。
  隨著業務的發展,四通搬家公司現在一共有150輛貨車,但是通行證還是只有原來的54個。近幾年,為了治理污染和整治交通,北京市區貨車通行證目前已經不再新增,可是四通原來的54個車證已經遠遠不能滿足業務量的需要。
  四通搬家有限公司車輛管理部總經理張瑞林:每天我應該得有差不多大概那300個業務是涉及到四環路以里的。這樣就是說,如果說四通搬家要是沒有通行證的車,就堅決不進四環路的話,就不要說企業發展了,連生存應該說都是不可能的,我不能三分之二的車輛閑置,這樣是不可能的。
  為了生存和發展,公司幾乎絕大部分車輛都不得不違章上路。這幾年,四通公司每年向交管部門繳納的罰款就有好幾萬,違章率比原來攀升20%左右。
  四通搬家有限公司車輛管理部總經理張瑞林:根據業務量,如果說我們要是想再進一步擴大規模,想增車的話,那麼說,作為公司的高層就要考慮,就是說這個通行證的問題解決不了,像四通發展的這種步伐,應該說受通行證的影響,會有一定的放慢。
  通行證不僅僅是搬家公司面臨的最大問題,也是很多物流企業面臨的難題。
  新邦物流車隊隊長雷隊長:這是上半月的一個會員到達情況,然後總體來說到達量還是比較大的,然後我估計在下半月的時候可能會有個40%的到達量增長,增長40%,所以說這塊的話對於咱們現有的車輛來講應該是很大的挑戰。
  新邦物流華北區副總經理蔡振:現在有合作的一些外部車資源,這樣想辦法把它溝通好,要放棄休息的時間,滿足我們整個客戶的送貨需求,另外再找一些客車,想找一些金杯車或者一些客車,然後進入市區送貨。
  在新邦物流華北區本部的辦公室里,副總經理蔡震正忙著和工作人員商量到外面租車的事情。新邦物流有41輛車,只有4個通行證,蔡震告訴記者,公司曾多次向相關部門遞交辦理通行證的申請,但都被駁回,這給企業帶來了特別大的困擾。如果貨物較多,新邦經常不得不讓自家的車閑置而租用別的公司的車。
  新邦物流華北區副總經理蔡震:這個就是我們經常用的一個搬家公司的車,自己有證的車輛不夠用的,經常使用的一個搬家公司的車,這個相對來說,我們的成本是高得蠻多得。
  蔡震告訴記者,如果用自己的車運送一單活成本大概在50元左右,如果租用搬家公司等外面車輛成本會則會高出60%—100%。
  新邦物流華北區副總經理蔡震:一票成本大概多了三十多元左右,現在像我們正常的算,一臺車一天能轉七到八次的情況,我一天要多出兩百塊錢左右的一個成本,假如說一天兩百,一個月下來就將近七千多塊錢的費用了。
  蔡震說,除了租用外面的車輛,很多時候迫於無奈,也會採用金杯、依維柯等小車化整為零運送。本來一輛貨車可以裝載的物品,要分成3-5輛金杯車才能裝下,這樣成本會更高。現在,物流行業的平均利潤率大概在4.4%,由於貨車通行證的限制而帶來的成本提高,能使利潤率至少降低0.5%,但讓蔡震更困擾的一個問題,是因為有時無法按時送達而造成的客戶流失。
  因為貨車通行證,限制企業發展的物流企業還有很多。北京富紳金達物流有限公司有40多輛車,現在大多是跑北京到內蒙的長途線路,因為沒有貨車通行證,他們從今年開始,不得不放棄公司40%涉及到北京市四環以內的配送業務。
  北京富紳金達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申長玉:沒有通行證,一個是罰款得話,還有一個我們需要進三環跟四環裡邊,只能拿金杯,拿全順,拿依維柯這種,採取這種客車裝貨得方法來運輸,如果是讓查到了,是三千到三萬的罰款,我們還得接受這個罰款,把這個費用全算上幾乎沒有啥利潤,所以我沒辦法做下去了,所以就把這塊的業務給放棄了。我們損失的大概是30萬左右(每年)。
  放棄北京市內的業務,是申長玉無奈之下做出的選擇。他告訴記者,為瞭解決貨車通行證的問題,他已經想盡了各種辦法,甚至去市場上租證。
  北京富紳金達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申長玉:租證原來可能一季度就是一千來塊錢,後來現在兩千多,三千多,成本,你像我們一年辦下來,一個車要辦個通行證的話,通過這種不太正規的渠道,就占個八九千,一萬元錢左右。你像運費這幾年一直都沒有往上調,基本上還延續前幾年的費用,這個運費這塊,所以我們說沒有什麼利潤可來做。所以說我們好些市內的配送基本上就放棄。
  通行證早已不再辦,泥沙俱下皮包公司把錢賺
  無奈之下,申長玉放棄了北京市內的業務。與申長玉相比,那此沒有退出的公司也並不見得能好到哪兒去。不缺人,不缺車,但一張通行證卻費盡周折也拿不到。對於這些物流公司來說,其實眼前的困難還不是最難的,因為接下的一個消息,會讓他們更難受。
  2014年4月11日以前,按照北京市關於貨車的禁限行規定,四環及四環路以內道路,早6點到晚23點載貨汽車禁止通行。從2014年4月11日起,北京市對載貨汽車的禁行範圍由四環路擴至五環路,這就意味著北京幾乎所有城區都對載貨汽車進行了限制。而且自2012年9月10日後,北京對貨車“闖禁行”不僅罰款還會增加記3分的處罰。因此對於很多的貨運企業來說,一張通行證便顯得至關重要,那麼,辦張通行證到底有多難呢?記者隨後來到北苑機動車檢測場,北京市內通行證在這統一辦理。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貨車通行證這幾年來早就不再辦理。
  北京市通行證辦理窗口工作人員:你要想辦新證,把這個夢想去掉吧。有舊證就換新證,想辦新證根本就不可能。不是說不可能,你要認識,比如說認識市委的,市政府的領導,有可能,否則是不可能。
  這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現在,這裡只是拿舊證換髮新證,不接受任何新證申辦材料,而且已經有很多年不辦了。他還告訴記者,北京市內貨車通行證這幾年更是採取逐年遞減的政策。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您剛纔說比例是多少,28萬輛有多少張。
  北京市通行證辦理窗口工作人員:一萬張證。
  據工作人員介紹,通行證的發放是歸北京市交管局,而資質的審批則是北京市運管部門。
  北京市通行證辦理窗口工作人員:交管局所有的證,都是市政府。人家研究批,分配的,你比如說給這個局,給那個委辦局。運管部門,說句實話,人家也不會給你辦,因為以前就說過了,物流企業現在,就不應該再審批了。
  這樣的說法對於承載著公眾服務功能的物流企業來說,真是雪上加霜。但是,雖說是一證難求,但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有人聲稱能辦出這種證件。那麼他們又是怎麼辦出的通行證呢?記者根據對方提供的地址,來到了位於北京市大興區優龍路的一個二層小樓。
  記者:大概價位多少錢啊?
  辦證公司工作人員:我給你問一下。因為現在,4月11號以後一限行,價格肯定得上升。
  記者:還得漲價啊?
  辦證公司工作人員:那肯定會漲。本身這個通行證就是死數。
  這位工作人員告訴我們,4月11日新的限行規定出台之後,通行證也會跟著水漲船高,每張能高出500元左右。
  記者:你漲了那麼多,還有人辦嗎?
  辦證公司工作人員:你有錢還不好整呢,你別說不好辦了。
  當記者對證件的真假提出質疑時,其中一個工作人員馬上拿出他們剛剛辦下來的新證給記者看
  辦證公司工作人員:這要不是真的,那還了得?不是真的就白費了,拿來就白費。我剛拿過來,你看這現在五環以內,都不讓走了,下一步開始,這上面寫著呢。
  記者:就是新的限行規定。
  辦證公司工作人員:對, 限行規定。五環以內不讓走了,下一步。從這上面都給你標著呢,沒通行證的,這五環以內就不讓走了。
  記者:這是新證是吧
  辦證公司工作人員:對 ,剛辦的。
  記者:他這個辦的多少錢?
  辦證公司工作人員:這一樣也3000元(每季度)。
  這位工作人員解釋說,一張通行證上可以備案四輛車,每個季度3000元的收費已經是最低價格,並且他們也是一家正規的物流公司,如果要通過他們辦理市內通行證,前提是需要把車輛過戶到他們公司的戶頭上。過戶,審批,拿通行證,他們可以提供一條龍服務。
  記者看到,在這層樓的各個房間里,有大大小小很多的小公司,有的是利用自己公司閑置不用的通行證獲利,有的是通過各種門路幫別人辦證的皮包公司。
  一邊是真正需要通行證的物流企業一證難求,一邊是黑市交易買賣。當記者把這一情況反饋給北京市內通行證辦理櫃臺工作人員時,卻得到了這樣的回覆。
  北京市內通行證辦理窗口工作人員:不知道 ,別問我。我不知道,因為我也不上網,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如果從我這,經我手出去的,保證是真證。其它渠道的,你別跟我說,我也不管,兩耳不聞窗外事。
  以限治堵,限制的只能是公共服務
  一面是一證難求,一面是公開倒賣證件。這樣的事實讓人很無奈。其實我們完全理解北京市交通部門的做法,他們希望通過限制發放貨車通行證來緩解交通擁堵。這個初衷當然很好,但結果究竟能不能起到這樣的作用呢?
  我們繼續關註貨車通行證的難題。前面我們說到北京交通部門為了整治交通擁堵,嚴格限制發放通行證。這讓物流公司叫苦不迭。可是這樣嚴格的措施能不能真正緩解北京目前日益嚴重的交通擁堵問題呢?來看看專家的調研結果。
  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副院長張曉東曾經針對城市配送難題進行過專門調研,他告訴記者,在他對北京50多家物流企業進行的調查問卷中,“通行證的管理和發放”是物流企業最關心的問題。
  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副院長張曉東:現在通過我們的調研來看,就大概滿足了三分之一左右,三分之二滿足不了,但是客戶市場還是需要,證的問題就橫杠在了市場供需之間的一個,也不好說是障礙吧,更不能說是絆腳石,但它確實起到了這個作用
  張曉東說,在國內的很多大中城市,“貨車進城一證難求”的現象普遍存在。這些城市限制貨車通行的重要動力就是為了治理當地交通,但是從實際操作看,並沒有起到這樣的作用。以北京為例,很多物流企業都是用金杯車、麵包車等小型客車,通過“以客代運”化整為零的違規操作方式將貨物運進市區,這樣的結果就是加劇了交通擁堵的問題。
  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副院長張曉東:你想想6.7米的廂式貨車或者是4.2米的廂式貨車,它一個車能拉有的兩噸的有的五噸的車,現在用一個金杯拉半噸,多塞一點也不到一噸,那我一個車能拉走,現在我需要四個車乃至於八個車進城,那我們說城市的交通流量增加了。
  目前,北京四環以內的路段每天有大概7.5萬輛運送貨物的車通行,而有貨車通行證的車輛不足兩萬,也就是說,北京每天至少有百分之六七十的城市貨運是通過違規方式進入城區。
  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副院長張曉東:那就更堵了,感覺是為了治堵,反之沒有治好,倒導致了更加的擁堵。
  近些年來,北京市的貨運車輛通行證都是按比例發放,並且逐年限制和減少,有的物流企業能拿到20%,有的只能拿到10%,一些新興的物流企業甚至無證可用。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賀登才認為,通過限制貨車通行證的發放來緩解市內交通壓力顯然不是一個理想的選擇。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賀登才:我們提出的一個總的思路就是變堵為疏,不要一味採取堵的方式,至少發證不是唯一的選項,即便發證,對這個證件進行一些更新,要知道它們領到證企業的運營情況,通過這些條件的設置,也可以採取一些搖號、拍賣這麼一個招標的方式,讓這個更需要真正需要證的企業能夠更方便的進到城市裡頭來。
  此外,據張曉東的調研顯示,物流行業普遍存在的這種 “以客代運”化整為零的方式還增加了物流企業的成本。
  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副院長張曉東:我們也做了一個初步調查,就在每立方米公里數的單位成本當中,利用金杯車拉貨大概立方米成本數大概在五塊錢左右,而如果我用4.2米的廂式貨車大概四毛錢左右就能承擔下這個成本,如果要是用更大一點的車6.7米得車大概一毛五夠能承擔下來
  張曉東也認為,通過發放證件並不是管理好城市配送唯一方式,在香港,物流業是支柱產業之一,不少跨國企業也都選擇香港作為儲存、管理和運送產品及獲取增值服務的理想基地,作為亞洲重要的金融、商貿中心,這裡人口密集、車水馬龍,但是在香港卻並沒有對貨車進行限制。
  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副院長張曉東:在香港都允許貨車進城,他們首先沒有說明確的通行證限制,它有貨車的專門停車位,你像在尖沙咀地區,在一些繁忙的路段,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這個時段是禁行的,但是裡頭有一句話,就是“裝卸貨物的貨車除外”,也就是說早七點到晚七點人家限行的是小客車,私家車不讓進來,大貨車可以進來。我們北京、我們中國大陸的一些城市恰恰是早七點和晚七點不讓貨車進城
  張曉東告訴記者,日本東京同樣沒有對城市配送的貨車進行限行,貨運車作為城市的公共交通,和公交車一樣,享受財政補貼。日本的配送車輛,特別是百姓必需品,基本上是借用公交快車道那種專用車道。而日本的商業區一般有專門的卸貨平臺,商家用小的搬運工具把貨物從卸貨平臺運回去。貨物停的時間非常短,這種組織規模化的物流,明顯提升物流的配送效率。賀登才也認為,要解決好城市配送難題,不僅要從優化交通管理、改善城市配送作業環境等方面著手,還要做好大物流,提高整體配送的效率。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賀登才:比如說一個要傾向於這種專業化的、社會化的第三方的企業,那麼它可以全面得更大範圍的整合社會資源,它可以優化它的配送路線,它可以提高它的裝載力,比這個一家一戶自己的配送它就效率會更高。再一個就是採取夜間配送的方式,充分的利用咱們的道路資源,再一個就是用共同配送的方式,提供一些配送的效率。
  專家認為,治理城市交通擁堵的問題,不應該以限制公共服務業的發展為代價。
  北京交通大學交通運輸學院副院長張曉東:貨車是公共服務,它運的貨不是他自家的,他是給老百姓運貨的,所以我們就說,你治交通擁堵不能妨礙公共服務。
  貨車行駛在路上,也維繫著城市的公共服務
  近期,北京市新一輪限行措施再次出台。北京市交通委、環保局和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聯合發佈了《關於對部分機動車採取交通管理措施降低污染物排放的通告》,從今年4月11日起,將正式取消外地車的長期進京通行證,本市載貨汽車的禁行範圍由四環路(含)以內道路擴大為五環路(不含)以內道路。
  北京富紳金達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申長玉:那就意味著我們原來在四環以外的業務,可以做的業務由面臨困難,這一塊業務可能,我們又要選擇想辦法做,還是放棄。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副會長賀登才:那就是物流業成本更高了,利潤更低了。有些人不想做了,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不管是罰款,不管是任何的東西,最後都會加到物價當中去的。如果說有一天物流不通暢了,這個城市就沒法運轉了。
  【半小時觀察】大貨車不是城市交通的敵人
  作為超大城市,物流運輸行業就好比是城市運行的毛細血管。只有這些血管都暢通,整個城市才能健康有序。然而現在,這些毛細血管能運送的時間,能到達的地點,能參與運行的力量,在整治交通擁堵的高大目標面前,被不斷地擠壓、再擠壓。北京物流業28萬輛車,只有1萬張通行證。面對巨大的市場需求,絕大多數的貨車選擇了違規上路。為了應對越來越嚴厲的罰款、扣分,物流公司把貨車化整為零,反而使得路上的車不減反增。我們在指責大貨車違規操作的時候,是否也應該反思一下,我們的政策是不是符合客觀規律?大禹治水的道理很簡單,堵不是辦法,疏才是王道。貨運車輛不是城市交通的敵人,而是人們不可或缺的公共服務業的重要環節。對待這些車輛,我們需要接納的心態和疏導的良策。
(編輯:SN082)
創作者介紹

新電視

ly49lywo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